1. <dd id="46fg6"></dd>
      1. <button id="46fg6"><object id="46fg6"><input id="46fg6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    <th id="46fg6"></th>

          《新視界大學英語》轉載請注明來源:南北通小說網www.mmigasia.com

          姐姐說我真流氓啊,我說嘿嘿,這不叫流氓,這叫這叫這叫愛吧。

          魔界和妖界雙方奮戰,魔君最后和黑巖君奮戰,只可惜魔君抵不過混沌,被打成重傷。

          華俊杰愣了幾秒鐘,對我倆大喊道,你們這兩個小人,怎么能這樣啊,嗚嗚啦啦-全書完(作者的話:本書寫到這里,就告一段落了,感謝一直在一直支持正版的兄弟朋友們,我愛你們,你們的不離不棄讓我堅持創作到現在,同時也感覺到愧疚。

          誰輸誰贏還是一個未知數,不要小看了我。

          小銀狐也介入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戰斗里面,而且凌風竟然用戰刀使出了鬼狐斬這一招。

          鳳羽剛想跟著凌風一起,去幫凌風的忙。

          凌風看著秦小雙堅定的表情,他摸了摸秦小雙的臉,把她的眼淚擦干,他的嘴角揚起一絲淺笑:小雙,你乖乖地留在這里,等我凱旋,你們都一樣。

          嘭……凌風被混沌狠狠地打了一掌。

          就是時代不一樣,背景不一樣了。

          他們都在賭,看誰比較厲害。

          他看著秦小雙她們:你們阻止我也沒有用,我一定要去,黑巖君已經攻打進入天界,只要天被毀了,整個世界都陷入黑暗中,我不希望你們見不到陽光。

          凌風,現在你過去,也只是送死,我們不允許你去。

          凌風說完,騎上小銀狐,朝著天空飛去。

          已經是夏天的天氣了,可是這天氣并不怎么熱,反而有點涼,因為陰天啊,估計老天的心情跟我也是一樣的吧。

          他不想讓秦小雙他們出來,就在儲物戒里面弄下了結界。

          但是看到他手上的戰刀,他嘴角微微揚起:紫魁星,我們又見面了,今天我們來一場生死之戰。

          凌風說完,騎上小銀狐,朝著天空飛去。

          混沌看著這些自不量力的人,他放話:沒想到天界的人這么窩囊,你們天界的紫魁星君戰神怎么還沒有出現?是不是害怕了,想要當縮頭烏龜?武星君在心里面不知道罵了凌風多少遍,這丫的,不是說會幫忙的嗎?怎么連個人影都不見。

          凌風趕到天界的時候,剛好聽到混沌說這句話,他害怕了?他什么時候害怕了?在他凌風的字典里面,他還不清楚害怕兩個字怎么寫。

          凌風用刀,想要把黑色晶體砍碎,可是晶體一點兒都沒有破損,這個讓凌風想到了一個詞,真是刀槍不入。

          凌風離開的時候,親了一下秦小雙的額頭說:小雙,出征之前,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微笑?出征,凌風輕輕地閉上了眼睛,這個畫面,就和當初一樣。

          只要結界不破,她們就沒有辦法出來,這樣讓她們看凌風打就好了。

          要不然我就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女朋友,楊啟明也拍著華俊杰的肩膀說,你得給我寫的帥點,要不然我詛咒你一輩子沒有兒子。

          沒想到雙方的實力都是那么強悍。

          華俊杰說,老大你怎么能這樣啊,不能卸磨殺杰啊,楊啟明此時憨笑的說道,等你寫反手破天的時候給我寫的帥氣一點就行了。

          在凌風揮刀的那一刻,混沌已經閃到了凌風的身后。

          凌風揮刀,直接朝著混沌進攻,混沌的手上也多了黑色的權杖。

          天界天帝聽到探子的來報,他已經覺得天界岌岌可危了,不是說紫魁星君能夠拯救整個天界嗎?現在紫魁星君一直都沒有出現,也不知道是不是怕了?武星君和其他的人還在抵抗混沌的進攻。

          我們三個都呼呼的喘著粗氣,但卻笑得很開心,我拍著華俊杰的肩膀說,我說你趕緊寫反手破天啊,三個月內我要看到書的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          熱門推薦More+

          帶著農場混異界

          巫馬武斌

          噩夢驚襲

          顓孫永偉

         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

          六命天道

          我有一個劍仙娘子

          澹臺建宇

         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

          小吃貨

          一個人砍翻江湖

          南門燕
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